世间情动,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,碎冰碰壁当啷响。

一开始是供血不足。

你靠在墙上,逐渐感到上半身一片冰凉。视力被临时剥夺,周遭一切映成浅浅的影子,在其上是无数网格似的黑斑。你张嘴试图叫住身旁的某个人,然后听到自己的声音反射回来,带着仿佛捂着耳朵似的音效又传到你的脑海里。

你感到自己被从这个世界剥离开来。大脑变得一片混沌,同时难以呼吸。没有疼痛,只是像是身处深海似的难以呼吸。你不想那么狼狈地倒在地上,所以你撑住了墙。你支撑了一两秒,也许更短,然后你跪倒在地上。

你跪倒在地上,但你的大脑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,只意识到身体被摔在冰凉瓷砖上的轻微痛感。现在你的眼前只剩下深沉且纯粹的黑,你睁大眼睛,怀疑自己是否失明。有那么一点恐惧,随后也就消失无踪了。

你想站起来,但某种压力压在你的肩背上,使你一点儿劲也使不出来。这时有人抓起你的手,试图把你拽起来。你浑浑噩噩的任她动作,手臂上传来被拉扯的疼痛感。

你站了起来,理智渐渐回笼。你听见她焦急地问你状况,于是笑一笑又捏捏她的手。你说没有关系,说我们去买早饭吧,她点点头。

你牵着她的手往前走,她给你说发生的有趣的小事,说着就自己忍不住笑起来。视网膜还没有还给你颜色,但你知道她的笑容温暖又明亮。

评论
热度(3)
© 蜜柑与少女白 | Powered by LOFTER